首 页 时 政 金 融 电 商 企 业 法 治 曝 光 直 销 人 物 商 会 公 益 综 合
您的位置:首页 >民生 >

变 迁

      40年前,位于河南省宁陵县和拓城县交界处的华岗村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乡村,几百户村民大多居住的都是土坯房,人均每天劳动价值不足一角钱。
      40年后,这个贫穷小乡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村民都盖起了二、三层楼房;不少青年人购置了小汽车,开办了加工厂、养殖厂;村里水泥路连接国道和高速路……华岗而今已成为美丽的乡村。 
      我,20世纪50年代中叶出生在华岗村。
      记得1976年,当时我家九口人。奶奶年迈、父亲有病,兄弟姐妹六人,男孩我是长子。不足20岁的我,担当起家庭的主力。当时,在生产队劳动,生产力极其低下。耕地时,生产队配置一头牛或者一头驴,再有村民2-3人,合在一起共同拉犁耕田。那时的我,肩上曾留下深深的红血印。一天过去,我获得了10个工分,结算时仅七分钱。全家九口人,麦收后在生产队分得65市斤小麦。1958年、1960年、1963年的大跃进和自然灾害,我们村饿死了不少人。我是一名幸存者,活了下来。贫穷,在我的心灵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国家恢复高考制度,1979年我以全县高分考入了郑州大学。
      一个农村的苦孩子,很少出家门。当时,只知道商丘很大,古时候叫归德府。
       宁陵县教育局公示了录取学生名单后,我的老师看到我名列榜首、考入了河南省最高学府,激动万分。当老师通知我中榜时,我正在田间浇地。手捧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泪流满面……
      就这样,我成了恢复高考制度后华岗村第一位大学生。我带着乡亲们送给我的路费和鸡蛋,穿上姐姐亲手给我缝制的一件新上衣,平生第一次坐上火车,从柳河车站花了1.5元钱奔赴我向往的大城市—郑州。
在郑州大学,我读的是哲学专业。四年的大学生活,一个曾与牛合拉土犁耕田、头脑简单的农村苦孩,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开阔了视野。

      1983年7月,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中国建筑二局二公司(洛阳)工作。由于我的勤奋,加上当时人才缺乏,我从公司组织部干事,到团支部书记,后又提任为公司工会副主席、主席。1985年12月份,洛阳市总工会换届,我被市委组织部推荐为总工会副主席人选。中建是央企,当时上级党委决定要筹办一份全国发行的行业报纸,我是首选人。副处级以上干部属上级单位直管,所以我服从主管单位调遣,离开洛阳去创办当时中国第一张建筑行业公开发行的报纸——《中华建筑报》。时光荏苒,30多年过去了,而今我在住建部主管的《中国建筑装饰装修》杂志任总编辑,还兼任北京河南经济文化促进会副会长。

      中秋节前夕,我和老伴一起,从北京回到故乡华岗村,看望年迈的老母亲。 家乡的变化,使我震惊:
离开家乡已40个年头,那时天真的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如何能吃饱饭、如何能有钱买上一件新衣服?小时候盼着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个白面馒头;只有过年,老人才能为孩子买布做件新衣服。记得当年,村里的房屋,下雨时很少有不漏的,我家也是如此。每逢下雨,哗哗的雨水从房顶流向屋内。大人让我和弟弟妹妹用水盆接水,我们还觉得好玩。现在回忆起来,方知当时是何等的贫穷!

       而今的华岗村,40年来考上了100多名大学生。他们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郑州等城市打拼。在政府,在企业,还有些自己开办了公司,成绩卓越。我的弟弟、侄女、外甥等都先后考上了重点大学;我的女儿和女婿研究生、博士生毕业后也都在北京工作,大家族其乐融融。

     每到春节前夕,在外地的游子,开着各种豪华轿车回到故乡过年,老人和孩子们喜气洋洋。现在的华岗村,过去的土坯房不见了,一栋栋楼房拔地而起,村办小学培育了一批又一批考入重点高中和大学的优秀学生。去年春节前夕,我和侄子华传令回到华岗,举办了“京城务工大学生春节返乡感恩活动”,为村里百岁老人及小学生、在校大学生优秀代表发长寿奖和激励基金,受到乡亲们称赞。

      而今,政府对农民极其关心,扶贫政策落实到位,许多农户在政府和帮扶部的关怀下脱了贫。
      9月9日清晨6时许,我在华岗村头散步,看到了一位老人正在打扫村里水泥路,便上前问好。得知老人叫华西山,今年81岁。他原本是贫困户,去年在政府的帮助下脱了贫、修缮了房屋。现在他每个月领取劳保金108元、低保金150元,生活和住房都有了保障。他说:“我非常感谢各级政府为百姓做好事,非常感恩习近平总书记。我80多岁了,没有想到政府还这样关心我,让我晚年过上好日子。”他又说,年老了无法回报政府的关怀,就坚持每天拿起大扫把打扫村里的路面,目的是让村民和来这里的客人走在干干净净的路上,也算是为树立华岗村的形象做点实事吧!

      华西山老人的话,非常朴实,却道出了百姓的心声,代表了千千万万农村人对政府的感激之情。
      7时许,我散步来到了华岗村民委员会所在地,看到一排整齐的房子,上面大红字写着“前岗村党群服务中心”。走到房前,又看到“前岗村脱贫攻坚指挥部”和“前岗村金融扶贫服务部”的大牌子。在村委会右边墙上玻璃框内,公告了扶贫名单,由宁陵县税务局的多名干部对口每户进行扶贫。去年,华岗村多家贫困户在政府的帮助下脱了贫。在此,我深深感到党的扶贫政策真正落到了实处。我不由得回想到一个小时前华西山老人说的话,是多么的真诚!40年前我离开乡村时,连饭都吃不饱,而今天的景象让我激动万分。我和村民们一样,从内心感谢党的惠民政策,也感谢扶贫干部付出的辛勤劳动。 

       时代变了,人们的思想意识也变了,穷乡村更是变成了美丽乡村。唯一不变的,是我这位阔别故乡40年游子的心。我热爱家乡、热爱故土,因为她是生我育我的地方。
       变迁,是历史的必然,历史见证了变迁。

                                                (作者:北京河南经济文化促进会副会长)
                                                                         2019年9月9日

上一篇:茶道首选中茗陆羽文化艺术环境-茶室共享空间

下一篇:河南商丘:社区书记刘志刚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