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时 政 金 融 电 商 企 业 法 治 曝 光 直 销 人 物 商 会 公 益 综 合
您的位置:首页 >法制 >

债权人反映商丘梁园区法院“压力”下判案 省高院已指令再审

日前,本网收到一份来自河南省商丘市的实名反映信,信称:商丘市梁园区人民法院把一个明明白白的借款案判的糊里糊涂,原因竟然是借款人在被执行期间行贿办案人员后,以此为把柄给梁园区人民法院施加压力,导致借款人被查封的两处房产无法执行,更造成债权人650万元的借款及利息无法得到执行。

如此明白的借款案到底是如何判决的?这里面又有什么样的猫腻?

借款借据清晰明白

反映人蔡水利提供的借据等材料显示:自2011927日至2013125日,共五次借款给被告张永峰650万元,均有银行流水,借款人张永峰出具有借条。期间,张永峰共偿还蔡水利利息82.5万元以后,再无还款。由于借款人的拒绝还款,蔡水利无奈之下只有一纸诉状将张永峰及其妻子赵辉和张永峰为法人代表的公司靖宇县明泉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明泉公司)告上法庭。

据蔡水利讲述,原本张永峰和其是同学关系,不然也不会借这么多钱给他。由于张永峰名下有公司有房产,加上又是张永峰主动找其借款,但没有想到的是,借钱借出了个仇人。

张永峰收到梁园区法院的传票后,不得已现了身。法院首先启动了调解程序,在蔡水利和代理律师,张永峰和其妻子赵辉及其代理律师,以及明泉公司代理律师都在场的情况下,由审判长窦某主持的调解完成,双方无异议。据蔡水利提供的(2017)豫1402民初2743号梁园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内容显示: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重要的三点如下:

一是2018101日前张永峰和明泉公司偿还蔡水利借款本金650万元及350万元利息;

二是若张永峰、明泉公司不能将650万元借款本金于2018101日偿还支付完毕,或者在20171030日前不能提供价值1400万的房屋作为抵押,原告有权按照借款约定,借款本金650万元及借款利息798万元及2017101日之后的利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三是赵辉在已被法院因本案查封的房屋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蔡水利有权申请执行因本案被查封的房屋。

至此,案件清晰明了,按说大家各自履行义务完事,但没有想到的是此事却是一波三折。

假离婚还是真躲债

蔡水利称,自梁园区法院下发了民事调解书后,张永峰仍旧不按协议还款,不得已蔡水利只好申请强制执行。

然而令蔡水利没想到的是,强制执行仍没有得到一分钱,到底是什么原因?

原来,张永峰在第五次借款后,就和妻子赵辉离了婚,其是净身出户,名下没有一分钱。而更令蔡水利气愤的是赵辉名下却有多处房产,该财产明显系张永峰和赵辉夫妻共同财产,蔡水利称其是假离婚真躲债

据蔡水利称,梁园区法院不但没有执行到一分钱,反而被张永峰拉下了一名法官,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据蔡水利称:当时参与调解蔡水利与张永峰借款一案的办案人员窦某,在前往大连执行财产置换时,张永峰行贿窦某,全程录音录像,这份证据也成为张永峰后来要胁梁园区法院的把柄。据商丘党风政风公开内容显示:窦某办案期间,接受张某峰的宴请及委托中间人刘某所送的价值约3000元的土特产及价值3500元香烟等,目前,窦某受到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

拉下法官不说,还以此为把柄要胁梁园区法院到处上访,蔡水利称此事严重影响到了梁园区法院的办案。

此后,梁园区法院下发了(2019)豫1402民监11号民事裁定书,该裁定书称,之后下发的调解书确有错误,应予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民事调解书的执行。

之后,染园区法院审理了此案,据(2019)豫1402民再2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书内容显示:原审原告蔡水利要求被告赵辉承担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理由是让赵辉承担责任部分与调解协议内容不一致,调解书是否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事实不清,应予撤销。此举,让蔡水利很是气愤,调解时赵辉当时的签字及认可说推翻就推翻了,这明摆着是受到了赵辉到处上访举报的压力,调解时,已经知道他俩已办离婚手续。而张永峰在法官去大连办案时,宴请并托人送礼还留下证据,而赵辉到处上访,目的就是其被查封的房产不被执行,但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蔡水利气愤的说。

而后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此案后,驳回了蔡水利的上诉,维持原判,蔡水利称这是商丘两级法院向无理缠访人员低头的结果。

债权人称一审判决三项错误

在梁园区法院下发的一审判决书中,有明显的三处受到债权人的质疑。

蔡水利称,第一项错误为:一审法院第7页认定原告未向本院提交证据本案借款用于张永峰、赵辉之间的夫妻共同生活,故原审原告要求原审被告赵辉承担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这是一审法官对法律理解错误。因为本案原民事调解书未认定涉案借款为张永峰、赵辉夫妻共同债务。而是赵辉在已被法院因本案被查封的房屋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蔡水利有权申请执行因本案被查封的房屋。

蔡水利称,第二项错误为:一审判决少判涉案借款本金25万元,属认定事实错误。因为借条上赵辉未签字,但事后对涉案借款已认可,又同意自愿调解属事后追认。

蔡水利称,第三项错误为:一审判决书第7页认定:原审调解书第三项让赵辉承担责任与调解协议内容不一致,调解书是否是本人真实意思表示,事实不清,应予撤销。属认定事实错误。因为原民事调解书、调解协议、调解笔录内容均属一致的,因此,一审判决撤销原民事调解书系认定事实错误。

据了解,由于蔡水利不服商丘两级法院的判决,已经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而省高院已经下发民事裁定书,指令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当前形式下,必须严格执法、公正执法,严防司法腐败,坚持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特别法院部门更是民心所向,是老百姓最后的救命稻草,因此,也希望基层法院能够为依法治国作出应有的贡献。

对此事件,本网将继续关注。

上一篇:人民日报社(主管)市场报网络版打假李鬼净化市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