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时 政 金 融 电 商 企 业 法 治 曝 光 直 销 人 物 商 会 公 益 综 合
您的位置:首页 >民生 >

富豪背后索贿的国企高管

本网近期再次接到实名举报国企高管的影音及书面投诉材料,相关证据与本网记者前期报道的《一个农民变身千万富豪的背后》为同一事件。

视频:索贿录音摘要(六段录音)

毕总(国企高管)

郑文革(唐海县鼎鑫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

胡筱华(宁波交通工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

褚众(挖掘机施工方)

(1) 2017210日,褚众和毕总找到郑文革,毕总答应做宁波要账事宜中间人;

(2) 2017912日,胡筱华打电话告知褚众近几天到唐海和谈宁波事宜,但此期间要褚众安抚杭州上告人员;

(3) 2017917日,早755分胡筱华发短信告知褚众下午到唐海后,褚众打电话通知郑文革,郑文革要求褚众先与胡筱华谈判;

(4) 毕总打电话给褚众说既然胡筱华联系你了,你找个车去接他,正好在车上商谈宁波的事;

(5)当天晚上褚众、郑文革、毕总、胡筱华、郑文革姑爷、胡筱华两个保镖七个人共进晚餐并对宁波交建事宜进行商谈,期间,毕总第一次要求胡筱华购买10箱鸡年纪念酒茅台,让郑文革买单,胡筱华答应明后天就搞到茅台酒;

(6)毕总见第一次郑文革对茅台酒的事没有回应,随即声明:明天上午一上班就把宁波交建剩下的尾款给拨了,告诉胡筱华不用去公司,我把事办了就行了,毕总约郑文革、胡筱华就他们三个人在新华龙吃饭并最终商定宁波事宜,而后称:褚众的事我不管了,这个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褚众你要是个人你就当个人,你要不是人你就别当人,随后第二次让胡筱华买鸡年茅台酒,让郑文革买单。

接到投诉人举报材料,本网记者对相关事件进行走访并对2021430日报道的《一个农民变身千万富豪的背后》和《千万富豪背后索贿的国企高管》进行并案梳理。

20171月底,年关将至褚众到郑文革家拜年并询问挖掘机施工的钱什么时候能给,郑文革称:“宁波交建的钱到现在还没给清,你要是有精力盯着要回来咱们的问题就都解决了,还不让你白辛苦。”

褚众从郑文革家出来后,201723日郑文革公司财务将《装备四期宁波交建与曹妃甸造地公司主合同》,《鼎鑫土石方与宁波交通建设集团分包合同》,《造地公司支付款情款》,《鼎鑫土石方与宁波交建仲裁书》的扫描件发到了褚众的邮箱中。

201726日,褚众到达宁波交建,和宁波交建高管进行深入洽谈,充分了解了宁波交建的问题所在,三日后回到唐海。

因涉及到褚众本人的施工款项以及郑文革所承诺的相关报酬数额较大,褚众与2017210日找到毕总,并一起到达郑文革公司,毕总开门见山的当起了褚众和郑文革的中间担保人,离开郑文革公司后褚众的三重身份(宁波交建曹妃甸项目部胡筱华欠褚众挖掘机施工款,郑文革公司欠褚众机械费,褚众的挖掘机给郑文革公司施工的部分欠款,是郑文革分包宁波交建的工程)得到郑文革授权后,褚众开始了宁波要账之行。

经过褚众多半年的努力(褚众往来宁波几十次)在宁波交建出具尚欠唐海鼎鑫土石方323万的复函后,宁波交通建设集团副总给褚众打妥协电话,并与2017917日到达唐海进行宁波事宜商谈。

在酒店褚众、郑文革、毕总、胡筱华等人对宁波交建拨款事宜进行协商,协商前期胡筱华答应在323万的基础上增加拨款数额,其后毕总开始索要10箱鸡年纪念酒茅台,在郑文革没有表态后,毕总开始用财务老总的身份反客为主,先将褚众骂了一番,称褚众的事他不管了(不做中间担保人,降低郑文革成本),第二天给宁波交建拨款,毕总约郑文革、胡筱华共三人第二天在新华龙最终订宁波交建和郑文革的尾款数额,而后再次让胡筱华买那10箱鸡年纪念酒茅台。

结合上次报道的《一个农民变身千万富豪的背后》的影音,郑文革在胡筱华要给郑文革拨款后郑文革称:不要把款一次性拨完,留50万到80万,毕总问为什么,郑文革称:我外面欠七,八百万呢,从官方来说我没给他们出正常手续,他们告去吧,再说我的钱没到账呢,毕总说让胡晓华和宁波交建配合一下少给郑文革拨50万,郑文革说那50万我放他100年!

第二天,褚众找到郑文革及其妻子,承诺褚众的钱会正常支付,答应褚众的事情会办到,褚众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不用再给宁波交建施加压力了,宁波交建已经答应8%的管理费减免,让褚众安心回家等待拨款!

201710月褚众联系宁波交建后,得知已将尾款拨给郑文革公司,褚众打电话给郑文革,郑文革称宁波交建没拨钱呢,1019日,褚众和其母亲到郑文革家要钱,郑文革称只能给你40万,但是只能给毕总,因为褚众你欠毕总亲戚钱,褚众说应该给我100多万怎么都够,你先给我10万,我着急还信用卡,郑文革和妻子称:那些领导不需要打点?你得理解我们的苦衷,我们跟着老毕混还指着他呢,你要是要钱给老毕打电话说好了,给褚众你40万,打完电话沟通无果后褚众要求郑文革先付一部分,郑文革翻脸说你们这是借找无门了,你去告我吧,这次拨款一共剩个400来万,你实在困难明天去我公司给你褚众两万。

第二天褚众没有去拿那两万而是去找毕总理论无果。

最终褚众给郑文革打了50万的条,实际拿走20万,毕总拿走30万(称帮褚众还钱了),褚众找毕总要欠条至今也没还给褚众。

后期宁波交建工作人员告知褚众,给郑文革尾款拨了700多万,褚众找郑文革要相关机械款项,郑文革称我到手400多万,还是承兑汇票。

以上核心内容均有影像录音,看到相关事实不禁让人感叹,谁是最终的受益者,受伤者?

在宁波事件中迁出的利益关系人为褚众、郑文革、毕总、胡筱华和郑文革恶意欠账七八百万的个人或公司五方利益。

褚众为要取郑文革所欠本人的机械费用以及宁波交建曹妃甸项目部所欠尾款到宁波交建进行要账的事件中,毕总先是充当中间担保人,而后在将要取得宁波事宜利益之际第一次索要茅台酒,见当事人未表态,毕总为达到其利益目的,用财务老总的权威先是辱骂而后踢褚众出局,反客为主,为第二次索要10箱鸡年茅台酒做铺垫,在胡筱华告知要给郑文革公司拨款后,毕总用财务总监的身份要求胡筱华和宁波交建沟通少给郑文革拨50万,帮助郑文革达到欺骗所欠七八百万的个人或公司款项的目的!

毕总作为褚众的朋友和长辈见利忘义,作为国企高管雁过拔毛,巨额索贿,党章国法不容,为了让郑文革获得更大利益,要求胡筱华与宁波交建打招呼让其留50万尾款,为郑文革欺骗所欠七八百万的个人或公司找理由。

一个国企高管不顾党章国法,见利忘义,高额索贿,为达到其更大利益与毫无良知的无德商人狼狈为奸,坑害法律意识薄弱的(个人或团体),为其共同达到豪车洋房养尊处优的目的。

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幸福生活,必将换来法律的制裁,道德的谴责。

本网将持续进行报道。

上一篇:河北大名王村乡违规收取殡葬费

下一篇:谁来管管为违法用地撑腰为父修建活人墓的村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