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时 政 金 融 电 商 企 业 法 治 曝 光 直 销 人 物 商 会 公 益 综 合
您的位置:首页 >经济开发区 > 综合 >

物格门牌:数字经济时代消除内卷和躺平的生产资料

最近,内卷和躺平成为热词。

内卷就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无论如何都满足不了所有人的需求,只能满足部分人的需求。相当于“供小于求”的买方市场,不过这时候垄断的资本家成了买方。过剩的劳动力就要贬值,社会内卷了,同行间竞相付出更多努力以争夺有限资源,从而导致个体“收益努力比”下降。可以看作是努力的“通货膨胀”。谁都比此前更累了,但全社会却未因此而受益,反而陷入了囚徒困境。内卷不会创造价值,不仅会危害到每一个人的利益,而且更将危害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运营。

在中国蓬勃发展的互联网巨头即所谓的BAT巨无霸,后又出现所谓的ATM新锐独角兽,在不断创造出全球前十大的最高市值之后,在推行996,007的福报制度等招致众说纷纭后,终于在去年开启了对卖菜大妈最后一个铜板的掠夺。被揭露之后成为“内卷”的标签,从而使得全社会开始“直视内卷”。

为什么会发生内卷呢?以互联网行业为例,就是“资源即通过劳动创造价值的生产资料”,被少数寡头所垄断,而民众也好,精英也罢,试图通过劳动创造价值的基本权利正在被快速剥夺,因此才有所谓的名校硕士干保安,名牌硕士跑快递,复旦毕业生卖房的新闻。即使这些211名校毕业生,也无法获得足够的生产资料,来通过自己的劳动创造价值,只能内卷。

无独有偶,与内卷对应的“躺平”,近期也成为网络热点。

而所谓躺平,主要是指不想奋斗了,低物欲、低消费,佛系生活,以降低“能量消耗”来维持最低最舒适的生存状态,如同瘫倒在床上地上一样。也可以理解成感觉再怎么努力,也达不到自己期望值的人,被生活压垮了,索性就躺下了。

有人认为高房价,是社会内卷化的根本原因。有人说,如果你给我一个目标,让我使劲地跳一跳,还能够得着的话,我愿意努力;如果我拼尽了全力,用了6个钱包的钱都付不起首付,或许“躺平”就是我的选项。

令人“拍案叫绝,叹为观止”的是,在所谓的专家教授呼吁年轻人不要“躺平”,应该励志的视频的评论中,出现了“当牛被牛虻吸血过度的时候,牛会躺下躺平,以期待被少吸血;而这时教授呼吁牛要站起来,要有奔跑意识,只是为了让牛虻更好的吸血”的点评。

内卷和躺平反映了当前一个残酷的现实,部分年轻人躺平,主要还是因为买不起房、结不了婚、生不起孩子等等,都给房东打工了。996,加班熬夜,辛辛苦苦兢兢业业不如躺平的房东。选择躺平的年轻人有多少?很难统计。但躺平迅速引发共鸣,成为众多年轻人的“精神归宿”,这本身足以说明了当前的一种精神状态。有人认为,内卷是很可怕的,但比内卷更可怕的是,因为内卷而自动放弃奋斗的精神和毅力,少了这股精气神,会给我们整个民族带来萎靡不振。

内卷,是资源生产资料被垄断之后发生的现象;而躺平,是生产力,主动降速,甚至零输出的表现;反映出了现有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都正在进入“生死时速”。无论内卷还是躺平,都会导致社会的文明度倒退。

物格新经济:治理内卷和躺平的数字经济新模式

由全球二维码扫一扫、统一发码组合专利技术发明人徐蔚研究和架构的物格新经济生态体系。创新了一个以“码”(包含5W元素,即时间、地点、人物+前因后果)为单位的信息维度。对比互联网只是基于IP虚拟的世界,无法与真实世界一一对应,在这个维度上建立起了一个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一一对应的多个平行世界(基于统一发码,统一扫码接入的多个主题的“码的世界”)。

在这个平行世界里,人的行为表现为数字化的行为方式(即“数字人”)。数字人可以以自由意识进入这个数字化的平行世界,如何进入,是基于行为发生地所在的地理位置,物理方格,即物格。

这个数字化的平行世界不同于基于IP的互联网虚拟世界的网络空间,是一个以人为本,去中心化(或者说泛中心化,多中心化)接入的物格新经济生态体系。在这个新生态体系中,核心的元素是“物格”。

“物格”是“三维世界物理空间”的数字网格化,是扫一扫专利技术模式与北斗数据的全球首次无缝融合的产物。“物格”,是基于扫码链接,以真实存在的物理时间和空间、记录人类的社会化行为,从而使得“人,在土地上劳动,创造价值”的理念,可以在数字经济时代,通过数字人,在数字化土地(即物格)上的数字化劳动及扫码链接,创造价值,使得行为发生地成为有价值的锚定物,而成为人类行为可以“追根溯源”的“根”。“物格”通过“数字人”扫码链接来标识人类的数字化行为,与数字人的5W行为相匹配,具有地理位置唯一对应标识的物理空间网格。用物格来记录“人类的数字化行为”,让每一个人,每一块土地,都成为物联网的接入点。

在这个生态体系中,基于物格的价值链平台,实现了线上线下商品、用户、服务全面一体化,尤其是“一体四商”的交易商,在各个门店贴码,不仅形象化展现了物格门牌,更加凸显每个“门店”的物格门牌价值;使商家能更好地全盘运营消费者,无时不有,无处不在可以实现无接触消费。

通过“扫一扫”或“看一看”组合专利(徐蔚发明的应用扫码技术的“扫一扫”升级版可穿戴设备“御空眼镜”),增加了更多的智能体验升级,从而真正实现在真实世界里,而非在互联网的IP世界里,“所见即所得”。

用户不仅在真实世界里,基于真实场景,可信赖

扫码链接,能够看到丰富的线上商品,还能够知道有哪些商品被朋友购看过,点评过,甚至购买过,因为线下门店的点评,必须基于真实到店,而非互联网的虚拟水军。

并且可以通过任意一个码接入“码链凌空商城”这个统一商城,然后可以再次转到3000产业码的任一商品的二维码去,而将“一码一世界”具象化。

物格价值链平台具有让供应链中的所有各方就发货信息进行通信和访问的可视性,为整个体系提供无可争议的证据。证明一方履行或没有履行承诺的智能合约,为消费者提供了从生产到原材料透明的可追溯性,供应商和零售商可以跟踪商品,并利用历史数据确保他们的库存中不会出现假冒产品。零售商可以使用价值链商城内的“元宝”来最小化优惠券欺诈,准确跟踪余额,管理忠诚度奖励。用户的个人身份可以通过数字人体系得到保密,网络犯罪无法通过数字人DNA片段来获得三维世界的个人隐私信息,从而实现信息保护。

物格价值链平台是通过“价值链元码”的全网唯一性来为商品的“价值链”赋予全新数字资产身份的。它与地理位置时间戳即PIT标记融合,作为非均质化的又具备唯一性的数字资产(NFT属性),将打通电商与PIT(时间地点人物)的融合,通过建立激励机制、大数据融合、产品整合、流量引入等方式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数字生态体系。

物格门牌让社会不再内卷,让年轻人不再躺平

物格门牌是在四维的数字地球上,标识和呈现三维世界的土地及其商业活动场所等物理空间的数字生产资料。鉴于其锁定的是基于“扫一扫”与北斗卫星定位的地球物理空间网格数据,因此具有“全球唯一、行为可识别、场所可定位、交互可溯源”的特征,天然具备了非同质化通证的NFT数字资产的基本属性。

物格门牌,也是码链数字经济“点线面体系”中的“交易所:呈现的是交易发生的场所”。由于物格门牌是对应真实的线下门店,全中国定义的遍布300个城市3000个区县的2100万个门牌,以此建立互通互联基于码链的“物格链”,就是对应10亿民众的消费额度,不仅总量是2100万个(对应比特币的2100万个),而且自带收益,自带流量,全网记账,自主可控,将在后疫情时代,在后比特币时代,为全球的统一发码,扫码交易完成记账背书,而成为全球最大的公链。

因此,在数字社会里,物格门牌是锚定土地的数字经济生产资料,劳动力是数字人,扫一扫就是劳动工具,数字人通过扫码链接,传播分享等数字化劳动,创造出数字劳动的价值,通过智能合约,带来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收益。据物格门牌设计者介绍,拥有一个四维世界的物格门牌,就拥有了数字地球上基于扫一扫与北斗卫星定位的门店所对应的地理位置,和在这块土地上从事生产、服务、交易等商业活动的场所,可通过在三维物理世界贴码,向消费商提供所属物格门牌生产商生产的商品,服务商提供的服务,交易经销商经销的商品。这样的数字化劳动,决不会出现同行间为争夺同一物格门牌资源,从而导致个体“收益努力比”下降,以及努力的“通货膨胀”现象。在这个一体四商(生产商、服务商、交易商、消费商)的生态中,将不再内卷,从事这一数字化劳动的人,也就不会选择躺平了。

据了解,发码行集团正在研发的“数字经济地球码,统一发码物格链”,正在面向全球组建“统一发码”产业联盟,这样不仅扫码支付可以统一,扫码链接,接入统一商城这样的“物联网电商”平台入口,也就有了可能,这样就使得“互联网的入口流量争夺”的内卷现象,大大缓解,因为每一个码都是入口,每一个物格也是入口,从任意入口进入,就可以与所有的商家互通互联,与所有的商品互通互联。它所呈现的效果就是,用户不仅能够直观看到所处的位置,丰富的线上商品,也能够知道有哪些商品在线下门店销售,哪些物格可以提供哪些服务。

发码行基于扫码技术建构的物格价值链平台与实体店铺1.0、传统电商2.0相比较,是新零售3.0模式。以前实体店铺由于有线下门店成本支出,营业员宣讲等费用支出,所以营销费用要高于互联网电商;但是,由于互联网电商只有一个中心化接入的节点,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反而导致流量费用居高不下;已经陷入造假成性恶性循环。如拼多多由于通过社交化裂变,形成多点可以接入,但是由于是“需要完成下单才可拼单”,导致无法销售正常商品;消费者更无法成为“代理”,导致好的消费体验,无法转化为二次流量入口,造成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

据悉,发码行基于码链专利构建的“点、线、面、体、系”新生态,以及从扫一扫接入,到价值链传播,再到各个“产业码”,“物格门牌码”统一接入“物格价值链平台”,已创造出了一整套“专利授权+软件服务+产品系统”及与运营体系相融合的体系。每个产业码、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该细分产业的独家代理的服务器,每个物格门牌都有属于这个门牌的“物格”(把真实世界的代理服务体系实现数字化管理),通过不断上架该细分品类的商品,对该商品的流通传播全过程进行管理;同时,通过贴码,接入“物格价值链平台”,使得流量入口无处不有,实现“分享即可拼单,成交就有奖励”;更进一步,消费者通过价值链进入商城搜索到中意的商品,只要点击“分享按钮,就能自动成为代理;就可分享传播,获得交易提成。

由此可见,物格价值链平台,物格门牌这样的数字资产产品,不仅为实体经济及其劳动者铺就了一条没有中心垄断,交易公平的数字化之路,而且还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把四维世界的数字经济投影到三维世界的每一寸土地,通过物格门牌的资产属性,码链的智能合约自动分配,贴码接入,通过线下贴码,分享传播这样的劳动来创造价值,为全社会的每一个人提供了在数字经济中创造价值的机会。

而一旦全社会都对这一数字劳动形成共识,那么互联网电商的垄断就会被打破,人们就将走出内卷,不再躺平而焕发青春。

另据悉,码链运营企业从2018年就开始首先在全国发动大妈群体参与线下贴码,组建贴码大军,参与贴码分享传播的数字化劳动。大妈群体是在数字经济时代最容易被淘汰的群体;而一旦大妈们通过数字劳动创造了价值,就能带动全社会各阶层的人来共同参与,形成通过数字化劳动创造价值,“多劳多得,按劳分配”的新生态。由此可见,物格门牌是数字世界当之无愧消除内卷和躺平的数字生产资料。高文亮

上一篇:河北大名束馆乡殡葬改革乱收费被媒体曝光

下一篇:徐蔚的“物格数字地球”理念解析